中超转会市场优质球员流入较少 租借转会比例提升

  按照中国足协、职业联盟筹备组3月下旬发布的“补充通知”,国内足坛2021赛季首次转会窗口于4月12日24时正式关闭。受中超、中甲、中乙联赛本土普通球员转会名额进一步放开等因素影响,相当一部分俱乐部在“关窗”之前压哨签下大量球员。不过,受疫情及国内职业联赛“限投、限薪”政策影响,流入此次转会市场的优质本土球员资源比较稀缺,外援新人数量较少,转会更多集中在本土俱乐部之间。其中,租借性质转会的比例明显提升。

  中超俱乐部引援多在5人以上

  3月29日,中国足协与职业联盟筹备组在公布新赛季国内三级职业联赛俱乐部准入名单的同时,也确认新赛季国内足坛首次转会窗口进一步延至4月12日关闭。“关窗”日期由原定的2月26日延至3月26日,最后又进一步延至4月12日关闭,其背后的原因有多方面。首先,受疫情影响,新赛季中超联赛直到4月20日才能揭幕。在此之前的备战过程中,各俱乐部难免会出现诸如球员伤病等意外。而受疫情影响,相当一部分俱乐部在册外援归期不定,这些俱乐部在人员配置与补充方面需要冷静取舍。此外,包括中超卫冕冠军江苏足球俱乐部在内的6家俱乐部无缘获得新赛季相应级别联赛准入资格,这些俱乐部的相当一部分球员直到准入名单确认后,方才得以获得“自由身”,从而流入转会市场,他们另谋出路需要时间。

  北京青年报记者获悉,就在4月12日“关窗”大限来临前不久,相当一部分俱乐部通过官方渠道宣布人员出、入信息。比如,递补升超的沧州雄狮连续超过10天官宣引进新人,而北京国安、上海申花、武汉、重庆两江竞技、青岛等俱乐部也接连宣布新人的到来。从已知信息来看,绝大多数中超俱乐部新赛季引援的数量都在5人或5人以上。而由此也带动了中甲、中乙俱乐部人才引进工作的红火。

  至于其中原因,不难查找——中国足协、职业联盟筹备组今年早些时候,已确认进一步放开新赛季各级联赛本土普通球员转会名额。其中,中超俱乐部在此次转会窗口开放期内可最多引进8名普通内援,而中甲、中乙俱乐部普通本土球员引进名额不受限制。此举推出意在盘活国内转会市场,为高级别俱乐部剩余力量“下沉”至中、低级别联赛,提升各级联赛竞争力,增添职业联赛就业机会提供政策支持。就这样,包括“只出不进”的广州队在内,绝大多数中超俱乐部在此次转会窗口期内的输出球员都超过了5人。有些俱乐部输出球员人数甚至在20人以上,如广州队、河北队。

  顶级优质球员资源依然稀缺

  看似红火的新赛季国内足坛转会市场内,顶级优质球员资源依然稀缺。举例来说,曾经八夺中超冠军的广州队除了召回此前外租的阿兰等少数球员外,并没有引进任何一名严格意义上的新援。引入上赛季韩国K联赛最佳球员孙准浩及本土球员石柯、吉翔、徐新的山东泰山队,引援质量相对较高,但也恰恰因为强援稀缺,他们仅仅引入了5名新人。

  受江苏队解散、天津津门虎一度濒临退出的影响,这两家俱乐部的原属主力球员大多另谋出路。这在一定程度上丰富并优化了国内转会市场资源,但像吴曦、李昂这样的当红国脚毕竟是绝对少数,绝大多数俱乐部的本土球员引进工作不过是“补漏、捡剩”。

  本赛季外援转会的情形与本土球员转会情况大体相当。受联赛治理政策影响,类似奥斯卡、胡尔克、保利尼奥这样的重磅外援本赛季甚至未来几个赛季内都不大可能登陆中超联赛。而受疫情影响,各俱乐部在引进新外援的工作中面临更多阻力。标王金特罗、孙准浩以及上港迈斯托罗维奇等少数新援的到来,更多得益于各俱乐部未雨绸缪提前操作。

  俱乐部之间转会交易是主流

  于是,国内俱乐部之间的交易成为今年转会市场的主流。从已知信息来看,中超各俱乐部引进的外援、内援,绝大多数来自本土俱乐部。比如,由国安俱乐部上赛季引进的中卫舒尼奇甚至在未能代表球队出战一场的情况下,已经“先租后卖”给了河南嵩山龙门。巴索戈、阿德里安、卡尔德克、图雷、艾哈迈多夫、卢卡斯·索萨、卡达尔等中超外援旧面孔都落实了在中超俱乐部之间的流动。斯文松加盟广州城实际也是重返老东家。当然类似转会的成功也得益于其中一方经纪人同时代理不同俱乐部的外援转会。

  从本期转会窗口开放情况看,租借性质的转会案例明显增多。比如,前国脚任航、张成林,前国奥球员巴顿,前国青球员蒋圣龙、丛震及鲁能外援卡达尔等中、外球员均以租借球员身份加盟了新俱乐部。这一方面缓解了球员原属俱乐部的经济压力,避免球员被荒废;另一方面也帮助有需要的俱乐部提升了竞争力。还有一点值得注意,那就是这些球员一旦在新俱乐部表现优异,那么待到租借期满后,依然可以成为老东家有益的补充。受国内转会市场优质球员资源稀缺影响,各俱乐部在“精简”现有力量的同时,还不得不着眼于未来,因此在出手球员方面普遍趋于谨慎。

  文/本报记者  肖赧  统筹/汪浩舟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